首页 新闻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嘉恳资产旗下35只基金业绩分化巨大 产品跌幅最深达31%

2020-08-18 11:12:35 来源 : 中国经济网

今年A股行情异常复杂,结构性行情一方面让重仓消费和医药股的私募基金获利颇丰,但同时,也让重仓价值股的基金业绩落后明显。根据记者了解,成立于2015年6月的上海嘉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恳资产)既是如此。

根据公开数据统计,嘉恳资产旗下成立时间在今年以前且有净值披露的基金数量共有35只,尽管其中的28只在年内都获得了正收益,但依然有7只遭遇亏损,更严重的是,该公司基金业绩分化非常巨大。在亏损基金中,截至年内各自的最新净值披露日,嘉恳芬芳2号和天启1号分别亏损了31.59%和24.93%,而业绩最好的嘉恳量化集合3号则盈利了63.98%。

业绩大分化 年内最高跌幅超三成

上海嘉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6月,于2015年7月在中基协备案成功,尽管这家公司在私募基金界似乎并不出名,但从管理基金的数量来看,其规模也并不算小。根据基金业协会的公开数据显示,嘉恳资产旗下共有73只基金备案,第三方平台显示,其资产规模在50亿元以上。

中国经济网记者统计后发现,该公司旗下成立日期在今年以前且有公开披露净值的基金数量为35只,其中28只年内收益率为正,最大涨幅达63.98%。但从亏损的7只基金来看,嘉恳资产-嘉恳芬芳2号、嘉恳资产-天启1号分别亏损31.59%和24.93%,这样的亏损幅度和年内A股各主要指数相比均令人惊愕。

嘉恳资产-嘉恳茂溪2号、嘉恳资产-嘉恳水滴1号、嘉恳资产-嘉恳国轩一号则分别亏损了9.61%、5.75%、4.53%,仅有嘉恳资产-嘉恳水滴6号、嘉恳资产-嘉恳万鸿1号的亏损幅度较小,为0.89%、0.10%。

资料显示,嘉恳芬芳2号成立于2019年12月4日,最新净值截至日是2020年5月8日,运作状态为正在运作。除了年内收益率亏损31.59%外,其累计收益率的亏损幅度也有31.80%,单位净值仅为0.6820元。

该基金为股票多头策略,基金经理为吴风亮。根据第三方平台的介绍,其从2019年10月15日至今在嘉恳资产任职,但此前的经历外界并不知晓。

此外,吴风亮还管理着嘉恳芬芳3号、嘉恳芬芳1号,截至2020年8月12日和8月7日,两只基金的年内收益率分别为7.50%和28.92%。其实这两只基金的成立时间非常接近,前者是2019年12月30日,后者是2019年10月18日,但是前者的累计收益率仅为7.5%,而后者的累计收益率为35.5%,两只基金的业绩差距并不小。查看两只基金的最大回撤值,嘉恳芬芳3号为7.35%,发生在今年7月24日,而嘉恳芬芳1号的最大回撤值仅为2.43%,发生在今年4月17日。

另一只业绩悲催的基金嘉恳资产天启1号成立于2016年8月19日,目前的最新净值仅公开披露到2020年5月12日,截至当日,其累计单位净值亏损14.73%,今年内亏损幅度为24.93%,累计净值为0.8527元。基金业协会信息显示,该基金目前也同样为正在运作的状态,基金信息最后更新时间为2020年8月10日。

天启1号的基金经理为李星,其为嘉恳资产的总经理也是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出资比例为51%。资料显示,李星拥有8年证券、基金从业经历,在2007年9月到2009年4月,其在浙商证券机构部任营销人员;此后又跳槽到中原证券机构部任营销人员,2013年7月到2015年11月在上海浙嘉投资有限公司销售部担任营销总监,2015年成立嘉恳资产。

尽管公开资料对其介绍为“对证券投资,商品期货和股指期货领域的投资管理经验非常丰富,负责量化策略开发与分析、投资组合管理,具有丰富的期货趋势交易,套利交易,Alpha策略研发经验;曾设计众多量化交易分析模型。2008年开始国内期市的程序化研究,精通各类程序化语言,擅于构建多策略的风险对冲程序体系。”然而从李星的从业经历看,却并没有关于期货与量化投资方面的相关情况。而且从嘉恳芬芳2号和天启1号这两只亏损巨大的基金资料看,其策略均为股票多头策略。

风格偏短线 长期产品业绩表现不佳

在年内业绩排名倒数第三的基金是嘉恳茂溪2号,其基金经理也是李星。该基金2017年10月13日成立,但截至最新净值公布日2020年5月12日,其累计单位净值亏损了52.89%,这也是嘉恳资产旗下累计亏损最大的一只基金。

根据此前报道,嘉恳茂溪2号在2017年成立后,截至2017年12月6日时,其累计亏损率就已经高达28.36%,跑输同期沪深300指数30余个百分点。

而从今年内的业绩看,其亏损幅度是9.61%,由此来看,在另外的2018年和2019年里,该基金的亏损幅度也在15%左右,而2019年是整个A股市场强劲反弹的时期。

尽管嘉恳资产相当低调并且很少出现在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东中,但中国经济网记者还是寻找到其过往和近期持股的一些情况,这也为投资者了解其风格增添了一些线索。

在2018年四季度时,嘉恳茂溪5号新进买入了大连圣亚203.13万股,并成为其第十大流通股东,同期,大连圣亚股价涨幅5.04%,2019年一季度,嘉恳茂溪5号依然持有该股,而大连圣亚也不负众望,大涨了51.04%。此后,嘉恳茂溪5号从大连圣亚2019年二季报中“消失”。

2019年四季度时,嘉恳水滴9号新进买入天房发展,为该股第九大流通股东,当时持股1600万股,2020年一季报显示,嘉恳水滴9号卖出了一半天房发展,仅剩800万股。天房发展在2019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的股价表现分别为-4.46%、-15.33%。今年二季度,天房发展股价上涨2.76%,7月至今上涨在6%左右,就算嘉恳水滴9号依然持有天房发展,这笔投资目前也很难盈利。

嘉恳茂溪5号和嘉恳水滴9号的基金经理都是李星,这两只基金分别成立于2018年4月16日和2019年4月22日。累计收益率分别为63.80%和47.20%,截至今年8月13日和12日,其年内收益率分别为30.45%、32.26%。值得注意的是,尽管两只基金年内业绩相差不大,但年内的净值回撤却相差不小。

嘉恳茂溪5号在今年内的回撤值最大仅有2.76%,但嘉恳水滴9号的年内最大撤回却达到了10.38%,似乎预示着后者更显激进。

在嘉恳资产,李星管理了绝大多数基金产品,但除了上面说到的吴风亮以外,还有另外两位基金经理,分别是姚德双、罗映农。虽然没有太多的从业经历披露,但姚德双的介绍显示,其具备良好的经济理论基础和证券研究经验,交易经验丰富,对量价盘口有着独到的理解,随着量化思维的深入研究与实践,逐步形成了基于量化基本面结合技术面的选股逻辑。

不过从由其管理的嘉恳量化集合7号基金来看,历史最大回撤达到了16.06%;嘉恳量化集合12号达到了11.31%,而其他多数产品的回撤值都较小,仅在2%左右,尽管如此,姚德双管理的多数基金年内收益率都低于10%。而罗映农的资料更是丝毫没有披露,其管理的嘉恳映山红稳健一号,最大回撤为11.7%,年内收益率为26.97%。

嘉恳资产公开披露的这些基金还有一个特点,绝大多数都属于2018年以后成立的产品,仅有的2016年和2017年成立的天启1号、嘉恳茂溪2号还均排在跌幅榜前列,似乎显示出其长期管理能力的欠佳。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