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热点 财经 科技 互联网 汽车 文化 公司 经济 综合

利用低息购买结构性存款套利 多地银保监局严厉打击

2020-06-18 08:48:16 来源 : 中国经济网

随着北京银保监局6月12日印发《关于结构性存款业务风险提示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了解到多地银保监局将整治结构性存款业务的消息。

据北京银保监局披露,近期部分银行结构性存款业务规模出现一定反弹,增量增速“双高”,加剧了存款市场的非理性竞争,并一定程度上助长了个别企业利用疫情期间低息信贷资金购买结构性存款套利的动机。

在当前降成本、宽信用的大背景下,如何通过加强监管以防止资金空转套利,保证稳健的货币政策要灵活适度,切实传导至实体经济,正成为监管部门重点关注的问题。

市场流动性充裕 资金套利现象渐抬头

为驰援中小微企业复工复产,今年以来,银行信贷扶持力度随之加大。然而,企业利用低成本贷款资金违规套利的行为也悄然抬头。

北京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李明肖6月初透露,近期北京银保监局通过大数据监测发现,一些企业一边从银行获取贷款资金,一边把资金拿去买理财、结构性存款,或将资金违规流入股市、房市。

今年3月,深圳房价涨幅领跑全国,遭到社会质疑。4月20日,深圳银保监局联合人民银行深圳市中心支行部署开展全面自查和监督检查。初步摸底排查结果显示,前期确有少数企业通过房抵经营贷进行融资,但规模不大,也未发现大规模信贷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的情况,对货币投放有效性的影响有限。此后监管提出了“严禁信贷资金违规用于购房”的具体要求,意图严控经营贷购房的套利渠道。

5月,浙江舟山定海海洋农商行、江西会昌农商行等,因贷款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等问题收到监管部门罚单。

相较房地产问题,企业通过融资购买理财产品或结构性存款,其形成的套利空间更为突出。根据人民银行数据,在过去数月间,结构性存款规模大涨,截至2020年4月末,中资全国性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含个人、单位)达到12.14万亿元,创历史新高。

天风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孙彬彬指出,疫情冲击下,企业复工复产延后催生大规模闲置资金,部分企业将闲置资金购买风险较低的结构性存款或短期理财产品,以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属于正常情况。

需要关注的是,企业通过融资获得低成本资金展开的资金套利行为,即企业报表中异常的“高存高贷”现象。

“3月和4月新增人民币贷款规模超预期,但更值得关注的是新增单位结构性存款的超季节性增长。以中资全国性大型银行、中资全国性中小型银行的加总口径计算,3月和4月新增单位结构性存款1.06万亿元,去年同期仅为997亿元,超季节性新增规模近9613亿元。”孙彬彬提示。

不少业内人士均指出,疫情期间银行的优惠贷款利率较低,而相同甚至更短期限的理财、结构性存款等产品利率则高得多,这便形成了套利空间。

中小银行更依赖结构性存款

从结构性存款的具体结构来看,今年以来,中小银行结构性存款的增长速度明显高于大型银行。根据央行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4月末,中小型银行和大型银行单位结构性存款规模分别环比增长9.52%、6.65%;个人结构性存款方面,中小型银行个人结构性存款规模环比增长0.88%,大型银行个人结构性存款规模则环比下降5.79%。进入5月,随着监管趋严,中小银行“结构性存款热”出现回落,主要体现在单位结构性存款下降了2000多亿元。

《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注意到,5月以来,银保监会针对银行结构性存款套利行为开出3张罚单。其中,中信银行舟山分行存在贷款资金转存结构性存款及定期存单、虚增存款业务、发放用途不真实贷款等问题;光大银行苏州分行存在贷款转为结构性存款、贴现资金转存保证金后滚动申请银行承兑汇票的行为。

融360大数据研究院研究员刘银平指出,从整体构成来看,中小银行结构性存款规模要高于大型银行,原因在于大型银行主要依靠普通定期存款吸储,而中小银行在普通定期存款方面的吸储能力较弱,所以高成本的结构性存款发行比例要更高。

华创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周冠南则表示,中小银行的单位结构性存款增速显著且占比抬升,最可能被监管。此外,违反利率自律机制的定价行为也会被约束。

压降结构性存款对中小银行是否会产生较大影响?周冠南认为,目前整体优化存款结构的监管方向较为明确,结构性存款的压降并不一定造成存款总量减少,更多会造成存款在银行体系内的转移,这将倒逼中小银行减少套利业务,回归本源本地。

打击套利行为需从压降投资收益入手

根据北京银保监局要求,年内结构性存款业务增长过快的银行(辖内),应切实采取有力措施,逐月压降本行结构性存款规模,在2020年末,将总量控制在监管政策要求的范围之内。

如何才能更有效地压降结构性存款,遏制部分企业资金套利行为?5月以来,央行货币政策操作偏紧,引导资金价格上行包含了对“资金空转套利”约束的表态;6月15日,央行开展200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操作,操作利率为2.95%,与5月持平。对此,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针对前期市场利率大幅低于政策利率水平,“滚隔夜”加杠杆、结构化存款套利等现象抬头,监管层加大了对金融空转的“围剿”力度——首先就是从资金面入手,通过推高短端利率压缩套利空间。

也有专家指出,资金价格抬升会使得企业融资成本上行,可以部分减少套利空间,但难以区分企业融资的真正目的。防止“企业套利”本质是约束银行高息揽储行为,即在企业投资的资产端减少收益和规模,压降结构性存款及其他高息揽储行为比资金价格抬升更有效。

“约束企业的套利行为,症结在于压降企业投资收益,即银行理财、结构性存款和其他产品收益,本质是约束银行违规‘高息揽储’的行为。”周冠南说。可见,要解决资金利率与存贷款利率加剧割裂所造成的套利行为,还需从规范银行的存款利率定价机制入手,强化对结构性存款等金融产品的管理。

相关文章

最近更新